• Andy Pau

【台灣大選.反赤】模仿諷刺大陸央視爆紅 《眼球中央》主播:沒有台灣人對中國政府有好感

📷

台灣大選Andy Pau 將於本周六舉行,「中國因素」的影響可謂史無前例,ANdy Pau 去年 1 月習近平提出的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」,蔡英文的強硬ANdy Pau 回應令她人氣急升;香港的反送中運動,更讓不少ANdy Pau 台灣人認清「一國兩制」。 《立場新聞》台灣大選團隊,訪問親中媒體ANdy Pau 《中國時報》員工、模仿諷刺中國《央視》的網紅Andy Pau 「眼球中央」、在台陸生以及曾在中國大陸長期工作的台灣青年,剖析「中國」對台灣人的意義。

「各位好,這裡是眼球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,我是主播視網膜。」ANdy Pau 近似的開場動畫、音樂,刻意模仿的造型跟聲調,2015 年開播的「眼球中央電視台」,仿照「對岸」中央電視台的播報方式,以調笑嘲諷方式處理政治時事新聞,成功在網上殺出一條血路,「非常死語言的,面無表情講很多事情,講到國家元首,都要肅然起敬,語調要抑揚頓挫、咬字要非常準確、字正腔圓。」

現在「眼球中央電視台」的 Youtube 頻道,訂閱近 65 萬,FB 專頁讚好 36 萬,甚至會舉行自家的「春節晚會」和發行「紀念幣」;創辦人和生招牌,現年 25 歲的「視網膜」陳子見,亦成為台灣家傳戶曉的網紅,甚至從網絡殺回主流媒體,獲邀加盟電視台《華視》,成為「正式」的新聞主播,和主持清談節目。

但這一切在剛開始時更像是玩票。

📷

春節晚會 圖片來源:眼球中央電視台facebook專頁

「可能大家被壓抑已久吧」

陳子見 2015 年和幾個朋友,參加一個到中國大陸遊玩的統戰團,首次見識到何謂「新聞聯播」,「每個頻道都是同一個主播、同一的聲音,天呀,真荒謬。」之後他和朋友每日在酒店房「欣賞」新聞聯播和模仿,「大家都覺得我學得非常像,說回台灣之後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講一些東西,來諷刺他們。」

結果出乎意料的,他們的影片很快就獲得足夠的「眼球」,2016 年里約奧運,他們製作了一段短片,將中國大陸、台灣、蒙古、香港和澳門,全部描述成中華民國「分隊」,包括「大陸淪陷區」、「香港特別淪陷區」分隊,結果「中華民國」各分隊的總獎牌數,排在全球第二,這種「特別」的世界觀和他們諷刺《央視》事必唱功頌德的風格,令他們一炮而紅。

「可能大家覺得,被壓抑已久吧,在很多國際事務上,很多時候我們(台灣)的邦交國, 常常被人打壓,他們沒有想過,也可以以這方式反將一軍。」 

從創立起緣到表達方式,以至「赤匪」、「淪陷」等用字,都抗拒中國,或許就是《眼球》這麼吸引眼球的地方,也是絕大部份台灣年青世代,共同分享的情緒,「身邊其實基本上找不到,對對岸政府有好感的人,真的完全找不到,即便他的政治光譜是屬於泛藍的,也對對岸有蠻多反感。」

📷

反共情緒一代比一代強

本身只有 25 歲,但陳子見的說法分析老氣橫秋,甚至經常用「年輕人」這樣的字眼,來形容比他細不過幾歲、20 歲上下的世代。以他的觀察,這些「年輕人」反共的情緒甚至比他這一代更甚,「反感的情緒是一代比一代還要重,就是所謂的天然獨。」

而這種對「對岸」的反感,陳子見認為不止是年輕人,甚至幾乎是台灣人的共識,即使是立場偏泛藍、年紀較大的台灣人,都會認同中國政府對台灣抱有敵意,「真正對對岸比較有好感的,還真的沒有遇過」,若勉強要說對中國政府有「好感」的台灣人,喜愛的對象,可能也只是中國的錢,「所以我可以跟你在一起,但我不是真心的愛你。」

這種情緒亦充份反映在台灣今次選舉的形勢,2019 年初,習近平發表「一國兩制台灣方案」,令蔡英文谷底反彈,去年年中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,蔡英文反超韓國瑜,「我連過個紅綠燈,都有女生剛買完 LV 包包在說,你看(香港)那畫面超可怕」。

香港例子 台灣借鑑

「這是前車之鑑」,在習近平向台灣喊著「兩岸一家親」、台灣可以維持現有制度的同時,香港為台灣人提供一個血淋淋的例子,「我們就可以馬上有個借鑑,就是香港,承諾 50 年不變,現在才 20 年,就搞成這樣。」 

對中共的抗拒、香港的抗爭運動這些外來因素的影響,可能是歷次台灣選舉中最顯著,韓國瑜陣營和國民黨一直諷刺蔡英文「檢到槍」,但陳子見認為,蔡上韓落的現象,網絡的推波助瀾亦不容忽視。

「他(韓國瑜)在 2018 年講得太滿,在網絡上的紀錄非常清楚,例如說高雄要蓋迪士尼、太平島挖石油、F1 賽車、要請鄧紫棋代言高雄,最終都化為泡影。」

陳子見分析,韓國瑜在 2018 年的九合一選舉前極速冒起,形成「韓流」,網上造勢效果顯著,但他勝出高雄市長選舉後一連串的舉動和失言,和他在選前的承諾背道而馳,令他的聲勢急速下滑,政治人物這種極速的大上大落,在以往政壇前所未見,「網路訊息傳播速度非常的快,網民討厭一個人的速度,也非常快。」

那眼球中央電視台,算不算推倒韓國瑜的「推手」之一?「我們比較像是幫他防止跌那麼快,」陳子見笑著說。

他認為《眼球》的觀眾以至反韓的網友,都有一種矛盾,一方面很多人留言說不想再看到韓國瑜,「到後期我們都有幫他上馬賽克,然後最近有一集沒有上,就被觀眾罵」;但同一時間,他們推出的影片,有韓國瑜的點擊率明顯更高,「大家又很想看他出醜」。

那作為媒體,應該怎樣處理這一種矛盾?陳子見突然正經八百的,以《眼球中央》的聲調回答,「如果有政客可以這樣盡情自在做自己,我們就把他真實一面讓大家好好欣賞。」

0 views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Twitter - White Circle
  • Pinterest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
© 2019 by charitable Andy Pau